他山之石

他山之石

您所在位置:首页 > 他山之石
青岛团组织为青年自组织拓展一片共生地带
日期:2010/7/16    阅读:2280
青岛团组织为青年自组织拓展一片共生地带
被“收编”的危险解除了
    高义堃没有想到,象征着永远青春的“绿飘带”,一度也面临危险。
    “绿飘带”是青岛市的一个民间志愿者团队,活跃分子50多人,做的多是日行一善的小事。28岁的高义堃是“绿飘带”志愿者团队的队长。2007年11月,这支团结了两年多的团队,第一次分为两派。
    “一些人说,加入联盟就给‘收编’了,‘跟政府走了’。”40岁的“绿飘带”志愿者李永华回忆,是否加入由团青岛市委、市志愿者协会发起青岛市迎奥运志愿者公益联盟(以下简称“联盟”),给这个团队造成了分歧,“在一些人心里,‘联盟’就不是‘民间’的了。”
    “我们不想跟政府接触,就想做实际的事情。”这些志愿者习惯用“政府”指代非民间组织,包括团组织。
    最终,“绿飘带”与20多个社团一起加入了联盟。高义堃说,“绿飘带”的活动,没有一次遭到联盟的取缔。奥帆赛在青岛举办期间,“绿飘带”驻守的栈桥服务点成为青岛100多个奥运城市志愿服务站点之一,实现了他们为奥运出力的愿望。平时,他们也已习惯通过联盟去联系居委会等组织寻找合适的受助者。
    对于成立联盟,团青岛市委志愿者部部长、志愿者协会秘书长王锋这样介绍:“奥运来了,很多人都想为奥运干点事。我们就让每个团队设计项目,在网上发布,吸引更多人报名。我们掌握政策信息,民间志愿者组织在发动群众方面有很大作用。我们是为奥运,他们也是为奥运,就走到一块来了。”
    近年来,中国的草根组织正经历着“千树万树梨花开”的过程。汶川特大地震和北京奥运会,让世界见到了它们的活力。
    陈飞关注着这个“空前”的变化。作为团青岛市委书记,他对那些社团如数家珍:七彩华龄、1218志愿者服务社、敬饭团、阳光公益、金蜜蜂……环境保护的,助老扶弱的,或是文明礼仪的。
    “自发的火种很可贵。”陈飞形容草根组织是志愿服务事业发展的“新增长极”,“团组织应当关注它们的发育和规范。”
    王锋强调:“绝大多数社团还是非常愿意参加联盟的。我们从来不去挫伤他们的积极性。”联盟对社团的帮助,往往体现在细微之处。比如,提醒志愿者募捐时千万别自制募捐箱,而是要通过正规渠道获得。作为奥运遗产,联盟在奥运会后得以保留,扩大到40多支队伍,拥有数以万计的志愿者。它的使命是——探索建立民间志愿者团队的孵化机制、共享机制和联动机制。
    如今,是否加入联盟已不再是问题。“那些本来持反对意见的人,说只要不是搞面子工程、形象工程,他们还是愿意做点事情。”李永华说。
    “公益联盟是掌舵、把方向盘的”
    今年4月,志愿者公益联盟举办了一次推广活动,向社会展示每支加入联盟的团队。很多市民都知道这个联盟和那些团队。
    比如“笑姐”,可以是一个人,也可以是2000多人。网民“笑口常开”是岛城的名人,却几乎没人知晓她的真名,人们称她“笑姐”。在“笑姐”背后,还有一支2000多人组成的“笑姐爱心助残团队”。这支团队里,最年长的志愿者是“笑姐”82岁的母亲。
    这个团队的工作并不是募集旧衣再转手那么简单。收入衣服后,先是分拣、分类,再去寻找特困残疾人,了解他们的性别、年龄、身高、体重,便于“量体选衣”。“这是全国首创。”推开存放旧衣的仓库门,“笑姐”自豪地指给记者看,“一件件量,一件件比,搭配好了,然后用粉色布条写上姓名和尺寸,再送过去。”
    一次,运送物资的车辆出了车祸,司机没法向单位交代。志愿者公益联盟出具了一份书面说明,证明车辆的确是在从事志愿服务过程中受损,解决了他的难题。就这件小事,让“无组织有纪律”的志愿者团队看到了“组织”的优势所在。
    “笑姐”团队的活动曾有一次遭到联盟的“干涉”,而那次正是联盟令人印象深刻的集体亮相。奥帆赛前,浒苔肆虐黄海海域,青岛掀起“打浒战”。接到联盟的通知,“笑姐”取消了下乡送衣的计划,来到海滩。当时的壮观场面,一位成员至今还记得:“第三海水浴场这一个点,联盟的志愿者就有三四千。”
    今年,“笑姐”团队与中国残疾人帆船队举行两周年庆典联合会,联盟发了通知后,很多其他社团都去捧场,“一起‘奥运’,一起‘志愿’,一起加油”。
    “笑姐”笑着说:“只要是公益联盟的活动,我就一次也不落下。公益联盟是掌舵、把方向盘的。”
    应该看到“组织”与“自组织”的同向性
    李永华发现,再有名的团队,对大多数受助者而言,也是模糊的,“老人不知道什么叫志愿者,他们第一句话就是‘感谢党,感谢政府’。”
    “笑姐”也有同样的感受。“从来没有人知道这是‘笑姐’团队。他们拿到衣服的时候,眼泪哗哗流,嘴里说着‘感谢党,感谢政府’。”
    她总结:“我们代表整个社会家庭的温暖,不是代表团队。”
    “我们就做政府一些顾及不到的。哪怕再小的事,做好了,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。”李永华说。
    陈飞认为,这恰恰体现了“组织”与“自组织”的同向性,“我们看到的是民间志愿者团队难得的价值认同和精神诉求”。他说,志愿者团体的目标同向,但力量不平衡、信息不对称,这时候,团组织的权威性和公信力对他们就有了吸引力。他说:“我们不仅应当鼓励每个民间团队的个性发展,更要整合力量,形成合力,形成联动效应,共同发出民间的声音。一个团队的实力毕竟片面、弱小,但是集合起来的力量却彰显了一个群体不容忽视的社会价值。”
    王锋则把联盟看作是志愿者协会的“考察区”。他解释说,志愿者协会是依法登记的组织,有严格的入会标准,一些弱小的民间团队,在成长期间不可能获得备案,门槛较低的联盟就是一个身份认同的平台,“在严格规范的协会管理和民间志愿者之间,有了联盟,很多志愿者的愿望就实现了。联盟的背后还是协会。”
    “也许他们还很弱小,但这一群体的出现昭示着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:青岛市民间志愿服务力量的大发展阶段已经到来。”团青岛市委副书记夏正启说:“共青团有责任去引导这种趋势,让民间志愿者的力量在健康的轨道上得到积蓄与迸发。”
    团青岛市委在一份联盟的总结材料中说:“无疑,NGO会成为当下中国社会不断内生而出的新的民间组织形态。这应当是各级团组织思索的课题和展示作为的舞台。”
共青团平阳县委主办 © 2010
地址:昆阳镇西坑路37号老教育局一号楼一楼  电话:0577-63711999  0577-58198286  传真:0577-63721335  Email:pytw@163.com
技术支持:乐清市杰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